<progress id="gyxfl"></progress>
  1. <button id="gyxfl"></button>
    <rp id="gyxfl"></rp>

      <li id="gyxfl"></li>

      <rp id="gyxfl"></rp>
    1. 邁進新時代的博士人才培養

      作者: 時間:2018-05-03 點擊數:

       

      前言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這是黨和國家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關鍵時期對高等教育提出的新要求。“雙一流”建設的核心是高質量、高層次人才培養。博士研究生教育作為高層次創新人才培養的主要途徑,代表著一個國家人才培養的高度。邁進新時代的博士人才培養工作,承擔著新使命,面臨著新機遇,也應有新作為。

       

         

       

      01

      新時代賦予博士人才培養新使命        

      新中國建立以來,我國便開始了研究生教育,“文革”期間研究生教育中斷,改革開放后恢復研究生教育,并進入了全面布點、形成規模效應的階段。在新時代,博士人才培養要尋找出自己的新方位!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博士研究生教育是“高精尖缺”高層次人才的主要來源和培養國家科技創新生力軍的主渠道,是國家核心競爭力的重要依托,博士研究生教育必須走在時代前列。

       

      當前,我國高等教育領域正在加快推進“雙一流”建設,這是黨中央做出的重大戰略決策。高質量的高層次人才培養是高校人才培養鏈條的高端,集中體現一所學校的人才培養綜合能力和前沿開拓能力。博士研究生教育肩負著培育高素質創新人才、打造一流導師隊伍、構建一流學科、凝聚一流研究成果、傳承文化服務社會的多重使命,是學校學科建設和發展的有效途徑,是學科交叉、融合、創新的源泉,在“雙一流”建設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為此,高校博士研究生教育必須率先沖擊世界一流水平。

       

      培養高水平博士人才,關鍵在于提升博士研究生教育質量。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博士研究生教育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但還無法滿足世界一流大學的目標要求,無法適應國家戰略需求和經濟社會發展的需求,尤其是“高精尖缺”博士創新人才匱乏問題還很突出。博士人才與學術拔尖人才、興業英才、治國棟梁之間尚未形成等號;一流博士人才培養的體制機制還不夠科學完善,一流博士人才的“苗子”尚未充分脫穎而出;在世界重大科技成果中,我國博士人才貢獻占比低,與國家地位不相匹配。這些困擾我國高水平博士人才培養的“難點”“痛點”,嚴重制約了我國科技水平和國際競爭力的提升,不利于國家長遠發展。因此,要提高我國博士人才培養水平,培養出更多符合新時代發展需要的“高精尖缺”優質博士人才,就必須不斷改革育人機制,大力提高博士研究生教育質量。

       

       

      02

      新時代帶來博士人才培養新機遇        

       

      當前,黨和國家把建設教育強國作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基礎工程,把教育事業放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我國必將迎來“教育強國”的新時代,博士人才培養工作面臨的重大歷史機遇前所未有。

       

      在今年兩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發展是第一要務,人才是第一資源,創新是第一動力。人才在國家發展中的重要地位將進一步得到增強。國家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制造強國戰略和人才優先發展戰略,整個國家和社會經濟發展達到新的高度,對高水平博士人才的渴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強烈。國家教育投入占GDP比重多年穩定在4%以上,先后推出“211”“985”“雙一流”等高等教育重大建設工程;重大科學計劃相繼實施;邁進新時代,教育部又適時啟動了《博士研究生教育綜合改革試點》工作;博士生規模在質量提升的條件下逐步擴大。這些都為我們培養高水平博士人才創造了極佳條件。我們要緊緊抓住這樣的歷史機遇,乘勢而上、順勢而為,把博士研究生教育作為培養“高精尖缺”高層次創新人才的根本途徑,積極支撐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最大限度發揮博士研究生教育的創新引領作用。

       

       

      03

      新時代要求博士人才培養新作為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對我國博士人才培養提出了新要求,這就是扎根中國大地,培養世界一流水平博士創新人才。

       

      要樹立起中國標準。世界一流大學無不把培養引領未來發展的一流人才作為辦學理念的核心,但對于什么是一流人才,并沒有統一標準。我們要確立我國的“世界一流”目標內涵及考核指標,制定中國自己的博士人才培養標準。一流博士人才首先要有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大學要堅持育人為本、德育為先,堅持不懈地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引導博士研究生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堅定信仰者、積極傳播者、模范踐行者。一流博士人才要有家國情懷和國際視野,不斷增強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和自豪感,立足于中華民族源遠流長的文化根基,更好地進行跨文化交往和參與國際合作與競爭。一流博士人才要有強烈的科學精神和創新能力,甘于堅守學術理想,勇于追求科學真理,敢于挑戰科學難題,提一流的問題,做一流的學問,做出一流的科研成果。

       

      要立足高水平科研培養高水平博士人才。高水平科學研究與博士人才培養的密切結合、相互促進,既有歷史淵源,也符合當代科教發展的客觀規律。研究生教育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紀初的德國洪堡模式,確立了教育培養和科學研究協同并舉的原則。20世紀中后期,國內外著名大學開始以“研究型大學”為目標,逐漸形成了以高水平科研優勢帶動博士人才培養的制度。從國際高等教育發展的成功經驗看,以科教融合協同育人是增強高校國際競爭力的必然選擇,以一流研究培養一流博士人才是世界一流大學的共同選擇。

       

      構建科教融合協同育人機制要依靠機制創新。具體來說是人才培養工作要對接國家重大戰略、重大工程和未來發展需要,以戰略需求為導向培養人才,從引領國家未來發展出發,積極適應科學技術和產業發展的新特點,優化人才的知識能力和素質結構,對學科專業和課程體系進行再設計,提高學科交叉、跨學科培養的能力和比例;加強產學研緊密協同,探索建立創新鏈、人才鏈、產業鏈對接機制,開展更多形式博士生拔尖創新人才培養試驗。

       

      近年來,復旦大學主動對接上海科創中心建設,在構建科教融合協同育人機制上進行積極探索。學校將高質量博士生培養與“張江復旦國際創新中心”建設對接,與國際人類表型組重大科學計劃、腦與類腦智能國際創新中心和微納電子與量子國際創新中心等重大科技布局緊密結合。通過瞄準國家重大戰略、重大工程、重大需求,聚焦“雙一流”建設目標,真正實現將高水平博士生培養與高水平科研有機結合。為構建科教融合協同育人機制,復旦大學正在全力推進博士研究生教育綜合改革,包括改革招生選拔模式,推廣博士生“申請-考核制”招生模式;確立分類培養機制,學術型博士生實行長學制培養,施行“分流淘汰制”;實施“機制、科研、導師”三維提質戰略;實施“未來學者計劃”,培育研究生的科學精神等等。通過綜合改革,科教融合協同育人機制構建工作正在復旦全面展開,必將促進博士生的科研能力和創新水平的全面提升。

       

      要堅定文化自信,加強中外合作交流,助力高水平博士人才培養。大學是一個國家精神文化的高地,推動文化的傳承與繁榮是一流大學必須肩負的使命。一流博士人才,不僅要繼承和發揚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文化,還要有文化傳承與創新的能力,努力成為世界文明進步的積極推動者。博士人才培養要依托國家整體對外開放戰略,積極推進中外合作與交流。要以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一帶一路”建設等國家戰略發展為契機,以國際合作為依托,以聯合培養為途徑,擴展博士生國際視野,全面提升博士生跨文化理解、交往和競爭能力。復旦大學成立了國際智庫中心,在海外建設“中國研究中心”,構建涵蓋數十個國家的智庫網絡,廣泛吸收海內外訪問學者,實現中國發展和全球治理等重大問題的雙向交互,搭建智庫外交和人文交流的重要平臺。智庫在發揮戰略研究、政策建言、輿論引導、公共外交重要功能的同時,也發揮著人才培養的功能。復旦大學還承建5家教育部中外人文交流研究中心,構建復旦版“中外人文和大國對話機制”,組建“復旦—拉美”大學聯盟,上海論壇、復旦學者項目等有力促進高層次的國際交流,為博士人才培養提供更廣闊的平臺。

       

      總而言之,邁進新時代的博士研究生教育要立足國內、國際兩個大局,牢固樹立為人民服務、為中國共產黨治國理政服務、為鞏固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服務、為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服務的思想,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以內涵發展為基本路徑,在“雙一流”建設推進過程中,全面提升博士人才培養質量,培養更多“高精尖缺”專門人才,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撐。

       

      *本文作者系復旦大學校長 許寧生,刊于2018年4月號《中國研究生》雜志。

       

      中國地質大學研究生院版權所有

      777米奇影院第七色色